关于我们

mo2

超过物

莫妮卡·德玛黛

pejiun2

“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便知,此花不在[…]心外.”

(王阳明-明代文人)

邢培俊

huei-fan2

艺术不能当市场的奴隶

慎伟峰

zhongjie2

艺术就是生活.

王忠杰

PAN-TAO2

今日心思宁静,始能以赏心观人.

潘涛

MAOLELE2

毛乐乐

CRIS

我倾向于回顾时间,然后在自己寻找前进的道路。有时候最简单的发现是最有说服力的,那些最接近心灵的人。

克里斯多夫 戴乐

Zhu-bing

对艺术的所有努力在于使我们成为一个独立而完整的人。

朱兵

莫空间的故事和梦想

在古意大利语或者意大利方言中,“mo”是“现在、当下、就在此刻”的意思。但是为这个空间命名的朋友们并不知晓这一点。无论怎样,“莫空间”已然存在了。在其创始人腾出时间来解释成立它的原因及理顺一切想法之前它便诞生了。它的成立应归功于邢培俊、慎伟峰两兄弟一致的英明决策;归功于慎伟峰有分量、有勇气的投资;归功于许多艺术家朋友们的大力支持;归功于邢培俊父母的悉心操办。最初,心性散淡的我曾经因为现实的、可以料想的重重困难而不赞成它的成立。

2014年5月的一个晚上,在首次展览开幕的六天以前,这个展览是来自河南省新密市的朋友们为纪念我的一位挚友,一位不可替代的知音毛栗子•朱弗洛伊德先生(Maurizio Giuffredi,于2013年8月去世)而举办的。午夜时分,在莫空间的大铁门前,我悄然降临,被引入这个巨大的空间,穿过灯火通明、郁郁葱葱的花园,抵达向我介绍时甚至被称为“我的卧室”的房间中。这不仅令人兴奋,更是罕见的惊喜。第二天早上,我才意识到所有人都在为即将到来的开幕式担心:一切都尚未就绪。

万事开头难。接下来的日子,随着工作慢慢得以奏效,难题被逐一破解,展览逐渐成型,大家忐忑不安的心情也随之平静下来。展览开幕之前,我便有闲暇到乡间四处转转,侃侃大山,接待来自四面八方的朋友。

在我策展的经历之中,最不喜欢的一刻就是开幕式。一个应该是修成正果的完美作品从此将开始接受“烈火之浴”,被交给“公众们”那一双双不一样的、变幻莫测的眼睛。我常常会想,那些观众是多么的不幸啊,他们找寻着来到一堆果实的面前,可那是已经经历了漫长而有趣的工作之后被剥去外壳的果实,那些细致入微的工作充满了思辨、关怀和协作,但观众们对此却无从知晓。令我稍感宽慰是,那些作品被放置在由我“专横武断地”选择的位置上,我认为这些位置与“它们”的意义相得益彰。它们或能打动观众或被观众冷落,这取决于是否与观众的生活处在同一频率并且产生“共鸣”。

2014年夏天,我的老朋友,卓越的艺术家孟煌顶着炎炎烈日,在这里创作了《远方》系列的部分作品,他和四龙一起分享生活的点点滴滴。四龙是一个全能的“通才”和这个地方的保护神,从一大清早打扫院落开始,到一天之中所有的工作,无论最平凡还是最细微的事情,他都是必不可少的好帮手。在这里,孟煌完成了几幅画作。他用极具煽动性的、巧妙的语言风格和观众交流,从不为了天下太平而大打折扣或者是苟同于对话者,而是宁愿意见相左。

2014年10月,莫空间接待了意大利重要的“边缘”艺术(outsider artists)策展人妲妮菈•露丝(Daniela Rosi)和她的艺术家朋友卡特琳娜•玛莉娜丽(Caterina Marinelli)。势不可挡的生命力浸透在卡特琳娜用陶土和报纸做成的二十件作品中,她用不同品种的“狗”的形象来表达独特的、可爱的和亲密的主题。卡特琳娜的个展“狗”和来自郑州的优秀艺术家潘涛的个展“日常姿态”被妲妮菈和我策划到了一起,让雕塑和绘画创造出强烈的视觉碰撞,观众可以从中找到许多相似之处,而它们二者却相去甚远。

2015年,我们面临的是一系列新的任务和在创造性选择之外的“日常管理”问题。我们觉得莫空间里面有一个大空间的特点并不适合作为展览场所,而更适合成为陈列临时收藏的专业性仓库。陈列画作的架子都是根据已有专业艺术仓库的经验而特别制作的。仓库的另外一半区域将被用作举办讲座和艺术家创作的场所,或作为“休息区”以满足参观者的深度交流。

莫空间的参观者大部分来自河南,但并不全是。他们驱车前来并在此停留,多数人是惊喜而愉悦的。他们来到此处,是因为有朋友对他们讲到过这个在煤矿堆和丘陵中的“一无所有”的乡下,讲到过这个“非同寻常”的现实之境。纵然莫空间的所在地处于当今中国艺术中心(如北京、上海等一线城市)之外,但这里从不缺乏参观者。这一现状委实给了我们希望,同时也印证了文化普及和有别于在博物馆、艺术院校等机构中进行体验的需求是广泛的,而莫空间的存在正是为了满足这一需求。我们相信,河南──这一古代中华文明的摇篮和当今中国人口的省份;这一产生和传播佛教禅宗之地;这一有着优秀文化传统、热情好客的人民和众多优秀当代艺术家的地方,可以走出一段文化“沉睡”期,并且为追赶不同的经验和智识做好了准备。

对于未来展览的选择,我重点关注的是参展的艺术家和其作品的质量;促进不同背景的艺术家之间、艺术家与观众之间的深入对话;在自身艺术行为的展示中进行不同艺术语言与态度的比较。在拥有多样性、开放性和多种视角共存的同时,凭借我们“文化运营者”的经验所确保的高品质艺术体验,正是我们所希望传达给观众的。

此外,我们还将举办面向公众、邀请不同国籍专家主持的各种主题学术讲座和不同国籍艺术家的驻留项目。例如莫空间首次:即卡特琳娜•玛莉娜丽的陶土雕塑创作经验交流,就是专门为郑州的一群小朋友们举办的。而2014年10月举办的,由妲妮菈•露丝主讲,关于边缘艺术的讲座“少不了的艺术”具有伟大而深远的意义,这或许是在中国第一次举办关于此类艺术的讲座。

莫空间的意愿是致力于创建艺术和文化的环境,在这个环境里从事艺术表达的工作是优先的,并且是绝对必要的,这种工作是一种表达自我深度和真诚的独特而原始的方式,因此它能够激发受众产生五彩纷呈、刻骨铭心的感受。在这里展示的艺术作品应当具备“某种东西”,这种东西远远超出了商业“对象”的地位,而现在的艺术作品似乎到处都在纡尊降贵。只有超越物质本身,蕴涵不同凡响的“精神”秉性,在我看来才是艺术的本真和不变的品质。

这是一个巨大的挑战,而我们冒着风险迎接挑战……
每个人的梦想,反映他的高度(G•布法里诺)

莫妮卡•德玛黛(Monica Dematté)

2015年1月27日,于意大利维戈洛瓦塔罗 (Vigolo Vattaro)
春子(Primavera Spiga)、阿乐( Alessandro Spiga)翻译

译者注:出自G•布法里诺(Gesualdo Bufalino)的名言,他是意大利作家,生于1920年11月15日,卒于1996年6月14日。

莫空间的故事和梦想

Il Giardino

La Casa

Spazio Espositivo 1